推动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

2022-06-10 20:35:32 admin

从外部来看,推动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是数字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。

一方面,数字已经成为继劳动、资本、土地、知识、技术、管理之后的第七大生产要素,甚至已经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和战略资源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、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,互联网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,无处不网、无时不网,大数据已经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和战略资源,越用越多、无限供给,云计算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公共平台,共享协作、快速响应……社会整体进入了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,生产方式、生活模式、组织范式都经历着重大变革。

另一方面,随着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,以数字化生产力为主要标志的全新阶段正在崛起,数字经济、数字产业正在蓬勃发展,产业数字化越来越成为驱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。在此背景下,人才工作如何把握数字时代的发展趋势,如何主动转型、立足大势、面向未来,不断缩小数字鸿沟、释放人才数据价值,这是人才工作面临的重要命题。

从内部来看,推动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是顺应人才发展的必然要求。数字时代,人才工作形态、人才供给、人才发展治理的变化,也要求开发人才、发展人才、服务人才的人才工作加快数字化转型。

首先,人才工作的形态要求加快数字化转型。

进入数字时代,以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革命改变并创造了新的劳动现实、过程和形式,数字劳动、虚拟工作等人才工作形态出现,在线工作、在线交流、众包日益流行,重构了劳动和社会关系,人才工作的对象、范围、方式日益数字化、智能化、个性化。面对人才工作对象、人才工作范围、人才工作流程的数字化,亟待人才工作本身适应和引领这一趋势,加快数字化转型,为新的劳动形式、发展形态,创造合宜的氛围、奠定重要的基础。

其次,人才供求的变化需要加快数字化转型。

一直以来,化解人才供求之间长期化、常态化矛盾是困扰人才发展领域的一个难题。

以往,由于技术的限制,人才的供给只能是单维度的,无法有效利用构成人才不同侧面的知识、能力,也无法判断构成人才的才能是否处在最佳状态。进入数字时代,谁能更早地充分把握数字化发展趋势、有效开发和利用数字技术,把潜藏的人才自身不同维度的知识、能力发现出来、激发出来,谁就能够更早更快更好地发掘人才供给无限可能、激发人才供给无穷力量。

因此,面对未来发展,摆脱供求压力的长期困境,要求我们插上数字技术的翅膀,发掘隐藏在人才发展中的内在力量。

再次,人才发展治理现代化需要数字化转型。

除了向市场化、社会化、法治化转型,人才发展治理的主体还应该着眼数字化发展的时代趋势,加快数字化系统建设,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,广泛运用数字技术,强化数据共享、流程再造和业务协同,从“事”向“制”“治”“智”转变,让人才发展治理体系更智能、让人才发展治理能力更聪明,让“智治”渗透到人才发展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方方面面,更好地赋能和服务于人才开发,更精准地激发人才的创造活力和激情。

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:要什么

从整体的视角来看,各地人才工作数字化开展了一些创新探索实践。

例如,有的地方利用数字技术,建设“全球高层次科技专家信息平台”和“海外人才数字画像系统”两个平台,在融合海量数据和AI核心算法的基础上,绘制精准引才路线图,实现面向全球靶向选才。

有的地方依托人才码精准感知、掌握人才队伍结构、年龄层次、学历、行业分布、流动情况,感知人才服务需求、服务偏好、服务满意度,为推出更加适合人才、含金量更高、更受人才欢迎的服务和举措,奠定基础。

有的地方积极推进区块链匹配,充分利用数字身份、数字签名等技术,更有效地将人才与企业需求做匹配,可用于验证和核实资料,推动人才链与产业链、创新链的科学匹配、最佳匹配。

有的地方积极推进数字政务,推动人才发展领域的公共事务一网通办、一网统管,把随叫随到、服务周到的“店小二”服务,升级成“最多跑一次”的数字化变革,实现人才事项可以“刷脸办”“远程办”“一证办”,推动“掌上办事”“掌上办公”“掌上执法”,完善统一的电子公文交换平台,同时,开展全周期全渠道全智能的人才服务,用数字化推进人才服务集成化,推进人才一体化发展。

还有不少地方充分开展数字决策,发挥数字独特的优势,推进公共数据归集、数据打通、数字开发,在有关人才决策的过程,建立用数据说话、用数据决策、用数据管理、用数据创新的机制,不断提升决策的精准性、有效性、科学性。

显然,数字化已经成为人才工作的重要特征,实现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抓住未来变革契机、驱动未来发展动能、赢得未来竞争先机的重要动力。

着眼于未来发展,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需要始终坚持数字赋能,实现人才工作能力的整体跃升。

首先,要抓紧树立数字思维。

数字化不仅是新技术革命,更为重要的是涉及人的思维模式转变,本质上是战略、组织、文化、流程、管理体系全面的变革,由上而下的管理思想的转变,重在激发“人”的数字化转变,最终要实现“赋能人才”的目标。要统筹运用数字化技术、数字化思维、数字化认知,把数字化、一体化贯穿到人才发展治理全过程,推动人才发展治理的体制机制、组织架构、方式流程、手段工具的变革。

其次,要积极推进数字建设。

一方面,要加快人才发展的数字基础设施,加快推进数字架构的建设,强化一体化“通信网””、全方位“感知网”、全覆盖“视频网”建设,推动全面覆盖政府职能的数字化业务应用体系,共建共享的应用支撑体系、数据资源体系和基础设施体系,为推动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奠定重要基础。

另一方面,要加大人才领域的数字技术和内容开发,加快推进人才领域的数字规则、数据标准、数据管理和开放办法,用数字建设支持和推动政策制度体系、标准规范体系、组织保障体系发展。此外,还要积极加强数字安全,统筹发展与安全,统筹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、安全效益。

第三,要加大培育数字能力。

要积极培育数字化领导能力,将洞悉数字化变革的战略预见能力,捕捉数字化与人才发展变革有效契合的战略分析能力,推动实现人才发展领域数字转型的战略领导力,作为人才工作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。

要积极培育数字化运营能力,从“数”出发,强化数据挖掘、数据分析、算法架构、软件或系统开发的能力建设,强化数字化运营能力培育,让数字能力更加有“数”。

要积极培育人才领域的数字运用能力,在人才领域落实数字应用的本领,以此应对更大的挑战、创造更大的效能。

第四,要着力强化数字赋能。

要把握数据赋能、技术赋能的特点,积极释放数字化蕴含的巨大能量,有效激活人才、市场主体、社会和政府的内在动能,不断提升人才智力的配置效率、人才工作的运行效率、人才发展治理的整体效能。

要从面向全部人才出发,运用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技术手段,充分采集、有机关联各类人才数据,构建数据应用基本框架,筑牢人才工作数字底座。

要从人才开发全流程角度出发,运用海量数据、打造丰富应用场景,推动人才引进、培养、评价、服务等各个环节无缝对接、紧密相连,优化再造人才工作流程机制,实现革命性重塑、全方位赋能,使人才开发更具竞争力、更具创造力。

最后,要有效开展数字治理。

要积极推进人才发展的整体“智”治,要把握一体化、全方位、制度重塑、数字赋能的改革特征,统筹运用数字化技术、数字化思维、数字化认知,全面构建数字化治理新模式,以更大力度促进人才工作流程再造、规则重构、制度创新。

要推进人才政策的“智”创。运用数字化技术、数字化模式,推动人才政策需求的数字感知、人才政策执行的数字监督、人才政策绩效的数字标度、人才政策改进的数字追踪、人才政策技术的数字赋能。

要把握数据赋能、技术赋能的特点,积极释放数字化蕴含的巨大能量,有效激活人才、市场主体、社会各界和政府等内在动能,不断提升人才智力的配置效率、人才工作的运行效率、人才发展治理的整体效能,把数据优势与人才智力更加有效地结合起来,转化为资源优势、发展优势,让人才发展更聪明、人才开发更智慧。

 


标签: 数字化转型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